在线老师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籍,学历,“国家承认”的文凭,到底有多大的用处?

学籍,学历,“国家承认”的文凭,到底有多大的用处?

    家长明知学校教育的诸多弊端,而不敢让孩子做新的教育选择,明知学校的老师不合格,明知孩子在受伤害,也不愿自己来办家庭学堂。最常见的理由,居然是一个很不强大,很不充分的理由:没有国家承认的学籍和学历,怎么能行?

   这可能就是中国长期以来愚民教育的最大成果了:为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名词,愿意去牺牲孩子的未来。家长们根本拒绝去思考这个命题就臣服,把自己和孩子的未来和幸福支付给一个实际不存在的“问题”,实在是不可思议。

   美国兰德公司的报告说:“中国人没有勇气追求他们认为正确的事情。首先,他们没有从错误中筛选正确事物的能力。。。。再有,就算他们有能力筛选出正确的事情,他们也缺乏勇气把真理化为实践。”

   在关于“学籍”和“文凭”这件事情上,家长们的行为反应,非常准确地验证了兰德公司上面的这段评语!

 

首先:九年义务教育的文凭,国家承诺必须“义务提供”给您!

   也就是说:文凭和学籍根本就不是问题。如果您想要,随时都可以去向“国家教育部门”提出要求,要来孩子初中和高中的学籍和文凭,这是您的公民权利:只要您要求,在九年义务教育期间,您孩子户口所在地的教育部门,必须无条件地接受和安排您孩子的上学问题,否则他们就违法,您可以去告他们。而且,国家法律还规定了:如果任何人阻碍了您,包括老师不收,校长不干,领导不批,他们就违法了,有明确的法规来制约他们。

   [义务教育法]本质上是家长和孩子的保护法。只不过您不学,教育官员们就利用您的无知,挥舞[义务教育]的棒子来打你。实际上,你可以研究一下,这个棒子主要是打各级教育部门的。他们拿国家的钱,如果不办事,不打他们打谁?

   至于您,家长和孩子,至少在我们的法规中,是“教育的主人”,理所应当“享受权利”和“被保护”。

   唯一一条涉及家长的条例,就是如果不让孩子上学,家长要接受教育局官员的“批评教育”。但是法规中绝对没有说:如果您对他们提供的“义务教育”不满意,自己花钱,让孩子接受更好的,你和孩子都更喜欢的教育该怎么办?---没有法律规定他们应该如何处理。

   没有规定的事情,谁敢说您就不能做?

   就算是一些良心给狗吃了的教育官员,非要睁着眼睛说瞎话,把您花费巨大投入,让孩子得到更好教育的行为,说成是与农村的愚夫蠢妇,把学龄孩子弄回家干活赚钱,不让孩子读书一样的行为,您也不用去辩解。就让他们自己上门来“批评教育”好了。他们颠倒黑白,扬言要“法办”,“严肃处理”的结果,吓得您以为天要塌了,其实最多就是这样了----“批评教育”,您如果愿意,可以反过来批评教育这些官员,为什么拿钱不办事,不把孩子们教育好,害得你只好自己教孩子。你应该告他们行政不作为。如不想睬他们就关上门。

   当年武汉的教育局官员们上门兴师问罪,扬言“联合执法”,我说您要依法执法,还是不依法执法?他说当然要严格依法执法:我说好呀,按照法规,您只能“批评教育家长”,他们为什么要把孩子送到我这里来“辍学玩儿”。他无语,后又说:你也是家长。我说:好,您就批评吧。

   “接受批评该怎样办”,要把孩子送到那里去才合适?今天既然是您大人上门“批评教育”,您就提供一所您认为“好”的学校,多少钱都没问题。不过,如果我按您的要求,孩子教育出了问题,您签个字,到时我要找你的算账的。

   该官员狼狈不堪,说“我只是代表组织”,你别找我个人。我说:我不是只能找你这个“代表组织”的个人吗?因为今天来教训我的是您,不找您找谁?

   对于该官员要求我“停止办学”的要求,我说“您错了,如果依法办事,您不能要求我,按法规要求,您应该去找家长做工作,让他们别把孩子送过来。我原来只教自己的孩子的,家长们非要我也手下他们的孩子如果他们不听,您应该反省自己做错了什么”。

   该官员无语,说我就委托你劝说家长不要把孩子送过来,我说:这就是笑话了:我没有拿你们一分钱,凭啥要我帮忙做事?我那家长的钱,我按家长的要求办事。您自己的责任,还是自己去做吧。

   法律上也没有说家长“不听批评和教育要怎么样”,家长如果“执迷不悟”,只能麻烦他们再次上门“批评教育”了。超出这个范围,他们就违法。您可以告得他们灰溜溜。

   其实官员们都是偷懒高手,奉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官场原则,您不去找他就好了,他还真天天来“批评教育”你?除非这样做他能捞好处。收点罚款之类的,可惜,法规上连这点好处都没有,不像工商税务“有实权”,只有个空架子。所以,您完全可以大胆尝试,让孩子回家读几年家校,不想玩了随时回学校去拿“国家文凭”,这是国家赋予您的神圣权利。

   只是想问您:给孩子搞一个初中和小学的“国家文凭”,到底您能派什么用场?少了一个中学文凭,您孩子又少了什么机会?

  假如您还要坚持问:过了九年的义务阶段教育怎么办?

   更简单了,任何学校您都可去,国内国外,私立公立。只要通过规定的考试,交钱上学就行。与您的孩子前期(小学和初中)在哪里上学,是什么学籍和学历没有关系。

   非义务教育的含义,就是国家不出钱了,没有责任一定要收您的孩子上学。要市场化,要花钱读书。跟以前的学籍和学历,文凭无关。要上这些学校,无论您在体制内还是体制外,都是一样的程序。您还担心什么?

   至于高考,只跟您孩子所在的户籍有关,与他在那所学校,什么地方读书无关,甚至自学都可以。

   文凭和学历,学籍,难道真有什么用?您读完中学后,有人察看过您的中小学文凭吗?  

    连大学文凭都没有用的时代,您还要死抱一个初中小学文凭当宝贝不放吗?

 

   您应该早就知道了,现在很多学生拿着名校的文凭,却没有工作,没有生活,没有健康,没有快乐。十年之后就更不用说了。可您为什么还要一门心思地追逐这个其实毫无价值的东西,难道文凭真的这么值得您牺牲孩子和您自己的未来吗?

   退一步说,就算是要文凭,要考大学,您就不能换一种更聪明的方法?如果您的孩子12岁以前自己来教,打好基础,再进入高中搞“应试教育”,会不会更有竞争力?

   再退一步说:没有文凭真的很可怕吗?

   您试试看,下面的两段对话:如果您是负责招聘的总经理,您会把工作机会给哪一个?下面的两个孩子,您希望自己的孩子是谁?

(您孩子毕业的时候,工作可能比现在还难找一些,他会有很多竞争对手。)

   第一个应聘者,是有国家文凭的:

   “领导,您好,我有文凭!跟其他申请者一样,我老老实实的读了16年的书。目前除了读书,什么都不会,因为我活这么大,妈妈要我除了读书什么都不要管。妈妈要我考上大学,拿个文凭就好,所以我虽然不喜欢读书,也不喜欢考试,身体也不是太好,而且心理素质也一般,但是因为我不想让妈妈失望,所以我的考试成绩还不错。您可以看看我的成绩单。我不比其他应聘者差,也不比他们更好。我妈从小说了,要随大流,不要掉队。只要跟“主流”,就算是错了,也有大把的人陪着倒霉,所以就算笨死了也不孤独。我听妈妈的,一直跟主流走。虽然很辛苦,主流很拥挤,很无奈,其实我不喜欢主流。虽然我原来也曾经有自己的愿望和要求,曾经有个性,不过现在我已经“很主流”了,跟大家一样。不过,“主流”的竞争似乎也太多了一点,今天来应聘的人很多,现在我就站在这里,希望您看在我妈妈辛勤培养我多年的份上,给我一份轻松不累,薪水高一点的工作,让我好好过日子就行了,因为这正好就是我妈妈对我的人生要求”

(实际的对话可能不会这么直接,但内容不是一样的吗?您要求的可能是这孩子应该更虚伪一点,伪装的更讨人喜欢一点。不过别忘了,他的招聘对象,是人生社会的老手,这点心思都看不破,还当领导?)

   另外一个应聘者没有文凭。他会说:“领导,我没有您要求的【国家承认文凭】。我只有一家私立学校的毕业证。因为我妈妈当年认为:我应当接受最好的教育,而不是变成一架考试机器。我应当学会热爱学习,而不是被逼着考试。我应该学会做人做事,而不是只会死读书

   而且,妈妈认为:中国的“主流教育”有很严重的问题,就算读出来后也没有什么前途。所以我六岁的时候,妈妈让我去上“另类学校”,让我进入一家学生人数很少,办学水平很高,但是家长很喜欢,国家不承认的私立学堂。以后的12年,我都在这家私立学堂读书,每年的学费比普通公立大学四年的学费还高,但是我妈妈认为很值得。不仅仅因为我得到了真正的教育,而且比其他因为中国教育失败而把孩子送出国的镀金的妈妈们花的钱少很多了,只有十分之一。所以妈妈一直认为这是她回报率最超值的一项投资。

   我很感谢妈妈给了我这个很快乐充实的学习机会,与其他“主流同学”想比我很幸运。在这家私立学堂学习的时光,是我最快乐,最美好的回忆。

   我在十岁的时候,英语就达到了当时的大学生水平,而且我读了很多中国古代的经典,我们的语文课不上人教版的弱智教材,而是采用古代思想家的原著。我们还采用西方国家的科学教材学习,小学阶段就学习西方的中学教材。我们不考试,但是天天要讨论和思考各种问题。我们学堂的学生还从小练武,如果需要,我可以做您的保镖。我们每天都有大量的体能训练活动,我十岁的时候,就可以一天步行40-50公里,而且只需要吃一个馒头就行。我们学堂经常作这样的野外徒步行动,学生与老师一起爬大山,我们都很喜欢这些活动。如果您有什么事需要跑腿的话,我会比那些有文凭的更合适一些。

   另外,我们学堂每年都要让学生做社会实践,作义工,接触不同的行业和工作。所以我有很多不同的工作经验,不需要从头做起。而且我很喜欢跟人打交道,我们学堂认为:心理学是最重要的课程,所以我们从12岁开始就不断学习心理和行为课程。而且,我们还要学习交流和表达课程,这在我们课堂上花了很多时间。上课的时候学生说得可能比老师还多。这是名牌文凭学校不可能做到事情,这些文凭学校的学生班级人数都太多了,学生都只会听老师的,老师不听学生的。而我们学堂的班级很小,每个班只有十几个人。老师经常和我们对话,要求我们表达自己的思想,参加辩论。所以,我们学堂的学生都比较善于交流和沟通。如果您需要参加谈判的话我可以胜任,公开演讲也可以,我们在学堂经常需要上讲台,公开演讲自己的学习和研究课题。

  我还很愿意去培训新人。当年在学堂,我们老生有带新生的任务。我相信我会把更年轻的新人带好,很愿意把我学到的东西分享给他们。当然,如果您安排我去当推销员,做业务我也会做得很好,也很愿意接受这个挑战,让我更快成长。”

   “对了,老板。我没有专业,不过这正好是我的优势。学堂老师说:所谓专业是一个培养机器的模式,不适合社会要求。君子不器!所以,我们学堂注重学习能力和思维能力的培养,让我们能够适应更广泛的社会要求。我们从12岁开始,就开始在老师指导下适应“自主学习”的模式,所以我可以快速学会您要求的东西,即使现在我还不懂,但我会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搞清楚,只要给我资料就行。所以,我可以胜任您指定的不同岗位,您看哪里缺人手,别人不愿去的,派我去就行。”

   “还有,我虽然没有“国家文凭”,不过我随便考了几分国际证书。您看是不是有用:美国的托福,GRE.英国的雅思,国际商务英语证书等。还有其他几个国际认可的职业标准证书。您要不要看一下?”

   好吧:如果你是老板,上面的两个应聘者,您要谁为您工作?我想答案应该很简单。我猜老板一定在盘算:这个没文凭的,一定要留下来,做总经理助理挺好,将来前途大大的。。。。

   最后说明一下:今日学堂的学生,将来要考别的学校很容易,不会搞不到文凭----无论国内还是国外的----如果他们认为需要的话,只要他们愿意进一步学习就行,因为他们不缺乏学习的能力和意愿。

   但是,我认为,学堂的学生,即使他们不去上别的大学,直接上社会大学,也一定会比其他大学生更有优势。这是我们的教学目的,也是我们教育的重点。

 

  国家学历和文凭,以及个体户,国营商店的故事

   

   30年前,质次价高,服务差劲的国营商店是“主流”,虽然个体私营经济已经大量涌现,但是被“国营职工”所嗤笑。到处攻击说:个体户卖假货,不值得信任;很多顾客也愿意“相信国营单位”。

   不可否认:不少素质低的个体户不值得信任,但是您现在看看:很多行业领导人,许多就是当年的个体户。国营企业除了垄断企业外,基本上无法生存。他们甚至不得不引进民营经济的做法才能够生存下去。

   20年前,我进入商界当“个体户”,我发现的巨大商机,就是进口随身听进价两三百,“国营商店”居然卖五六百,进价五六百的他买一千多。市场原则就是:别人的错误就是您自己的机会!所以我就打广告:“原装进口,保证质量,提供优质导购服务---每台比国营商店便宜100至三百元”,设立专卖店,并提供鉴别真假和优质的服务,结果很受顾客欢迎,很快就成为武汉市场上的老大,国营龙头武汉商场都偷偷派人来“学习经验”。但他们学不了,国营体制的利益分配机制复杂扭曲,不可能学我们的简洁灵活的经营模式,提供贴心的服务。就像现在的体制学校学不了今日学堂一样。因此教育局官员们只会用攻击我们“没有国家承认的学历”来维护自己的“面子”。他们为什么不来比学生的教学质量?不来比家长满意度?我们是靠家长的认同和生存和发展的,这是办学的根本,不是靠“国家认可”。

   当年相信“国营商店”的人,仅仅是喜欢花冤枉钱的“大头”。今天相信“国家学历”的人,是拿孩子来牺牲的“超级冤大头”。

  当年及早发现国营商店的诸多问题,并愿意真诚提供“解决方案”的个体户,今天都是赚了很多钱的各行业老板。

   现在才加入市场的“新个体户”,都是只能赚取微薄利润,过得连打工仔都不如的普通劳动者,他们注定长不大。六年前我开创的企业在顶峰期,成为很多人效仿榜样的时候,报社采访说我是经商奇才,我很知趣地说:如果现在让我从头开始,我绝对做不出来,什么都不是。而这种巨大跨越的时间,仅仅只用了十几年。    

   您追求“国家文凭”,就是在用现在的教育模式,来安排您孩子十几年之后的事情。可是您难道在十几年前就知道您现在这样的生活模式吗?如果知道,您会不会有更好的选择?

   再过十几年后,很可能今日学堂,以及很多现在不知名的学堂(可能就是现在“职业妈妈们”办的家庭学堂),会成为中国真正的教育主力。它们的文凭,它们的学生,会比现在的“国家文凭”更有价值。就像现在很牛的一些大企业,20年前您知道他们吗?国美,苏宁,希望集团,吉利汽车,新东方集团等等,您是什么时候才知道他们的?

   中国教育系统是改革开放三十年后,唯一留下来的计划经济体制的纪念品。唯一还在拒绝市场经济和改革开放的堡垒,不进步反而不断退步的“服务业”。

   但是我们应该感谢它,因为正好是中国教育的落后和腐败,才给我们提供了绝佳的机会和舞台,让我们能够痛快地表演一场精彩的戏剧,呈现我们人生的辉煌。聪明而有远见的妈妈们,何不加入这一个伟大的事业呢?让您的人生更有意义和价值!多年之后,你们的“当家人”无论赚到多少钱,与您把儿子教育成人,成才的伟大事业相比,都会显得黯然失色。

   蒙台梭利当年,绝对没有想到自己的教育尝试,会在全世界开花。在美国,公立学校的文凭,与知名私立学校的学生相比,其“社会和心理价值”价值是很不一样的。实际上在国外,越是“国家部门承认的文凭”,恐怕越不值钱,越像是穷人的救济品。越是私立的学堂,越得有真本事才能活下去。因为他们没有“国家承认学历和文凭”作为护身符,只有教育品质才是他们生存的依据!

 

   在美国,哈佛和耶鲁的价值,不是“美国教育部”给他们“认定”的。而是哈佛耶鲁自己认定的。不是美国成就了哈佛耶鲁,而是哈佛耶鲁成就了美国。

  当哈佛和耶鲁大学已经开学的时候,美国作为一个国家还不存在呢!美国教育部就更不存在了。美国人根本不需要“政府许可”就自己办起了世界一流的大学。因为“学在民间”,这也是中国的古话。"官办"一向是低效低质的表现。官学,一向就是死板生硬的东西,不是真正的教育。当中国进入科举时代后,就没有真正的教育了。

   我们这种国民总是盼望教育品质由“国家认定”的模式,其实很可笑,根本违背了教育规律。它是封建时代的皇权,和计划经济时代的“分配制度”留下的思想遗产,与现代社会要求不配套。而且现在“国家认定”的大幅贬值,培养出来大量什么都不会的大学生,完全不被社会需要,已经让“国家文凭”更像是一个笑话。

参考阅读 耶鲁前校长为何说:中国教育“是人类文明史上最大的笑话”

   现在的文凭,真的还不如科举时代的秀才有价值。国家用“金融危机,人才需求有限”来糊弄人,可为什么日本这么密集的人口,却还要大量吸收国外的人员工作?这是因为我们大量培养的不是能够创造效益的“人才”,而是只有文凭的“呆子”。因为中国教育无法培养出真正的人才,无法创造价值,所以大学生才会过剩(相关文章可以参看郎咸平关于中国经济问题的文章)。这些“有文凭没思想的体力工人”,还不如没文凭的打工仔更实用和踏实。这就是中国教育的现状!

 

   难道这一点,家长们还看不透吗?

自由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