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老师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2016年06月学堂简报二十四:乡土文化调查,私塾少年更进一步

乡土文化调查,私塾少年更进一步

                                        ——南山学堂活动简报(24)

福州南山学堂

做具有国际视野的中国传统文化教育

一直以来,“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常常做为读书人践行“知行合一”的座右铭。古人如此,今人也难免于此。对于有着大量接触中华经典的私塾少年而言,一方面如何深入经史,感受圣贤智慧;另一方面如何将这些经典落实到生活中,切实践行经典,一直是我们学堂在进行读经教育的关注点和落脚点。

为了让同学们进一步走出书斋,走进生活,感受民风的淳朴,探察乡土文化的现状,品味不一样的人生,见闻民间疾苦,以明白生活的不易,升起悲悯的情怀,我们经过一个学期的酝酿和准备,如今正逐步开展乡土文化调研活动,并于428日成功开展了第一次调研,成果丰硕,令人欣喜振奋。满载着这份荣耀与喜悦,62日下午,在细雨绵绵中,我们走进乡里,迈出乡土调研的第二步。

我们调查的地点依旧为我们所在的仙洋村南侧村庄,继续上次遗留下来的调查任务。同样由张平老师和吴祯腾老师带队,参与调查的同学有:刘哲希、杨晴川、周泓逸、游宏光、杨笑、林靖杰、林建聪、陈子墨八位。


 土墙之下一畦地,老屋门前一片田

沿着新铺就的水泥路,我们往南岸村头的方向走。在路上,我们遇到了几位村民在聊天,两位老师示范,上前询问交流,一对夫妇正好是附近一座老房子的主人。问可否参观访问一下,两位老人疑惑地笑了:“老房子随便看,可是都破成那样了,没什么好看的。”说着,带领着我们来到了他们家,仙洋村46号。

大叔也姓陈,今年六十五岁了。普通话说得不错。因此交谈采访起来也更为顺畅。同学们在刘哲希、杨晴川的积极带动下,也积极地参与访问。


 大叔大婶在介绍家族历史

老屋为一进三路三合院落,正墙高筑,面阔约有二十米,门虽不大,但是门框为严整的大理石砌成,朴素大方,门框两侧为砖砌而成,显然后来改造所致。门头上的遮檐瓦片残破,年久失修。入内,前庭宽敞,天井虽大,但一侧建有一座现已废弃的烤烟房,所以显得局促了不少。两侧东西厢房也已风雨飘摇,不再住人,而是堆满了杂物。大叔说老房子如果没拆,上面满是雕梁画栋,有三百多年了,比祖宅少一些年岁。问何以知道,也不很明晰确定,说是长辈就这么说的。

主屋已经翻新,为1984年大叔自己新盖的,当时费了一年多时间。主屋依旧是夯土墙,廊墙及廊柱则是红砖砌成,柱础及铺地还是保留旧貌。大厅左侧为大叔大婶及子女住处,门上还贴着新婚对联,右侧已经闲置。


 屋子内景


 已经废弃的烤烟房

关于家族的历史,他祖上是河南人,南迁长乐,后再迁到此地。而大叔一脉也是由前次所调查的大户人家(即祖宅)繁衍而来。谈及家族历史,言语之间免不了洋溢自豪之色,这也印证了陈氏历史上的荣耀已然融入了子孙的血液之中,可惜的是,具体历史如何,也含糊其辞,只说出过举人,让我们多去了解祖宅。

比较令人惊喜的是,我们发现了中堂香案上的并列而立的四块精美的祖宗木质灵位,表面鎏金,上方雕有盘龙图案,主体正中间刻有“皇清XXX神位/阳男XXX奉祀”等多字,左侧为立牌奉祀子孙之名,字的两旁还有龙纹。四方牌位的形制一般,只是大小不同。叔叔介绍,牌位若打开,背后写有这位祖宗的籍贯、生卒年等内容,只是大叔说,祖宗的东西不敢打开,这样大不敬,所以作罢。这样的精美的木质灵位并不常见,尤其经过文革洗劫,民间也已鲜有。大叔说,这是文革时候冒险将它们藏起来的,不然早都被烧了。多亏了大叔家人的冒险之举,才让如此珍贵的遗物存留至今。

通过这些灵位,我们可以想见,陈氏子孙完全有理由对先人产生自豪和荣耀之感,因为这些不仅仅记录了他们的姓名,更蕴含着先人的身份和背景,甚至他们身后所隐藏的文明教化,也与之前调查的“旗杆石”的家族辉煌遥相呼应,并在此成为另一个佐证。


 弥足珍贵的遗存

可惜,所示的几个灵牌,因为年代久远且文化断层,不仅我们这些青少年看不大懂,就连后人也大多不知晓其中寓意。做为古代文明的一个缩影,了解一下也挺有意思。经过初步研究,分享如下:

第一个灵位:“皇清X晋赠太孺人显妣陈母谢太君神主”

皇清:清朝的正式的称呼,一般也称“大清”。

晋赠:有加封之意。

太孺人:一般是古时称大夫的妻子,明清时为七品官的母亲或妻子的封号,不用上报备案和册封,后来也有用于对一般妇女的尊称。关于“太”,一说要是因为子孙的功绩而封夫人的,要前面加“太”字。另一说:亡者丈夫不在,上面长辈也没有,且已经有孙子辈,故称“太孺人”,若亡者上有老,中有夫,则称为“孺人”。

显妣:指故去的老母。

陈母谢太君:陈母,“陈”为亡者夫家之姓,“谢”为娘家之姓。太君,封建时代官员母亲的封号。后面的陈母张孺人,同理。

神主:即灵位之意。

由上可知,陈谢氏之丈夫应该曾于清时为官,并后于丈夫而亡,于是被政府或后人追封为“太孺人”。

第二个灵位:“皇清待赠先考政齐四府君/先妣陈母张孺人仝神主”

待赠:待是等待、期待;赠是授赠或封赠,是对死者而言。待赠相当于现在说的“追认”。皇清待赠这个词的意思是:等待官方的追赠。

先考:指故去的父亲;先妣:指故去的老母。“先”是“亡”的讳称,“先”又是敬词,与考妣合用就是对已故父母的敬称。

政齐四府君:存疑。府君:一说,对亡故父亲的尊称。

仝神主:仝,通“同”。同一灵位之意。

由上可知,该灵位为夫妇合用,虽是地方士绅,有一定的影响力,只是逝世时未得到政府的认同而已。也有一说,可能是前清时期,因曾参与反清运动等,后来政治立场又变化而期待得到政府重新认同的人。不管哪种说法,所谓的“待赠”,其实和一些地方所看到的“皇清待诰”、“皇清待旌”、“节孝待旌”等,心愿都是在等待官方的封赠,至于什么时候有,那可能多是遥遥无期了。写在死者名字前只不过是后人认为先人的德行足以让朝廷表彰,让子孙得以瞻仰,本质上,是对先祖恩德的一种感念缅怀和身为子孙的荣耀之情,当然或许也有通过“贵祖先”来抬高自己的自欺欺人之嫌。

第三个灵位:“皇清例赠乡饮耆宾义定三府君神主”

例赠:循例赠予官爵,指朝廷推恩把官爵授给官员已去世的父祖辈。

乡饮耆宾:耆,古时六十岁曰耆。按清制,“每岁由各州县遴访年高有声望的士绅,一人为宾,次为介,又次为众宾,详报督抚,举行乡饮酒礼。所举宾介姓名籍贯,造册报部,称为乡饮耆宾。”也就说是,该灵位之主,曾被举荐并逐级上报在朝廷主管部门备案的年老德高望重之士,形同有官职或有功名,堪称乡贤。

义定三府君:与前文“政齐四府君”似乎遥遥相对。三府,一说清朝时是通判的别称,官品低于知府、同知,大概相当于现在地级市市长、副市长。“义定三府”或许可以理解成是亡者生前的“仁义”几乎可以使一方州府“安宁、安定”。这应当是后人对先人的溢美之词,意在歌颂先人德行广播。如果这个解释得通,那么“政齐四府”即可以猜得到意思了。四府,西汉指职丞相、御史大夫、车骑将军、前将军府,所指各时期各有不同,大概都是中央行政大员。所以,这里大概是歌颂先人的“政绩功业”使中央“整齐严肃”,亦当为溢美之辞。当然,这只是一种猜想,尚存疑于此,以飨读者,以待高明。

第四个灵位:“皇清例赠先考……/先妣……仝神主”

该灵位最小,毁坏比较严重,雕刻字迹已模糊,故不做深究。

以上四方灵位,有先妣和显妣之别,自然也就有先考和显考之别。不唯灵牌如此,墓碑上用“显”用“先”的情况普遍存在。个中区别,也说法不一,各有道理。

一说为:“显”取其德行昭著,声名远播之意,意在歌颂已故父、母德行显著,令名远播,叫后人铭记。而如果用“先”,则这一层“溢美”意思基本没有了吧。

另一说是:拿“先考”与“显考”为例,“先考”指父亲死时,尚有父亲的父母或岳父岳母至少一人在世。“显考”则是指父亲死前,属家里年寿最高,辈分最大,地位最尊贵,古时尊长敬老,故称“显考”。虽如此,如果没有孙子辈,古人重视传宗接代,香火未继,自然还不能称为“显”,只能称“先”。


 大叔给我们讲故事

  此时,天降中雨,我们被困大叔家,索性和大叔继续谈天,大叔也乐意,你一言我一语,和我们越聊越开,摘选一小部分如下:

“小时候没上过什么学,读了一年的书就没得读了,放牛、种田,后来长大后去外面打工,见识多了点,回来有帮助。”

“现在社会虽然生活更好了,不会像文革时候那么乱,把什么都破坏了,说是什么破旧立新。红卫兵当时到处都是,把家里那些漂亮的雕刻都毁坏了,现在很难再找到那些了。”

“当然,毛泽东主席以前的社会,大家虽然很穷,但是大家都很守纪律,社会很安定,不会乱来,管得严,什么贪污呀,都不敢,要是贪污6000元,就可以直接枪毙了,可是现在贪了那么多万的人,可能都没点事。”

“你们现在这一代的小孩子,很多不知道稻子怎么长的,这样出来走走,好呀,看看农村古老的东西也非常好,这样可以多见见世面。”

我们点头称是,对大叔的教诲深以为然,说:“是呀,我们出来见了很多没见过的东西,跟您也学到很多之前没听过或很少听说的事情。”

“你们有没有见过土砻?”

“土‘龙’?”大家一听,以为是什么“屠龙”?连两位老师也感到新奇不已,异口同声说:“没有呀!没听过呀!那是用来干什么的?”

“以前用来碾米的,用那东西转着转着,米壳就去了,米粒就下来了。”

“哦,这么神奇,”大家于是追问到,“现在还有土龙吗?”

“有呀”,老人顿了一下,“不过已经没有在用了,在别的地方。我可以带你们去看。”

大家眼前一亮,很期待接下来的发现,也为大叔的热情感到激动不已。等大叔取了雨伞后,我们尾随其后踏上寻“龙”之路。


 雨中,从屋内往外看


 寻找“龙”的风雨路上

  行不远,在田野中间的路边,有一座小庙,虽是后来新建,但是仿古造型,让人还以为是土地庙。庙门额枋上书“闾山法坛”四字。两侧对联“存邪念任你烧香无益,心忠正见吾不拜何妨?”一语道破为人忠诚心正之要。

张老师问大叔“这庙供奉的是什么菩萨?”大叔说,“有几个呢,有个陈靖姑,你们要不要看看?”民间宗教信仰做为乡土文化的重要内容,岂有错过之理。没想到大叔正好是这座小庙的管理员,给我们开了门,对我们滔滔不绝地介绍了起来。


 小庙外景

  原来,这是个道教的小观。所谓法坛,又称:法堂、神坛、灵坛、经堂、玄坛,是道教道士供奉历代宗师、设醮施法、举行法事、讲经说法的场所通称“法坛”。

   那么什么是闾山呢?

   大叔说,闾山是一座山,原来福州台江区在江底,闾山在江面,后来闾山沉下去了,台江才浮上来。原来咱们福州还有这么一段传奇历史,令人好奇。

经查证,确有此一说:相传发源于闽江之底的神秘世界闾山,凡人都看不见,唯独精通闾山正法,道行高深的道士和有道缘的心善之人才能看到。

闾山派天威法坛《开坛科》曰:

闾山原在江中心,要开之前三年春;三千年满开一度,有人得见闽江清;自古有缘相会遇,闾山开时救万民;天威法坛传角韵,祗迎圣驾降来临。

由此看来,闾山与道教如此有渊源,以至于修道之人才能见识自己的庐山真面目。

原来,道教一个重要流派名曰闾山派,又称闾山道、闾山教等,闾山派源于魏晋南北朝许逊(许真君)信仰,而早期的许逊信仰实际上是江南巫系中闽越巫法,供奉闾山九郎、临水三夫人(即:陈靖姑、林九娘、李三娘)、张觅娘等诸神,并且吸收了灵宝派、茆山派等诸派的符咒科仪,是中国道教的重要流派。闾山派教法形态至今仍保留了许多闽越故地原始巫术的特征。因此也有人认为闾山派是源于闽越故地的原始宗教。随着不断发展,逐渐形成一个以福建为中心向外发展,广泛流行于中国大陆的广东、浙江、江西、江苏、湖南等地以及海外的台湾、东南亚的一个派系,是中国道教的重要流派,供奉闾山九郎为法主。

因为闾山派尤为注重符咒科仪和法术,所以在民间传说中,闾山秘藏各种高强的法术。闽人遇到妖魔鬼怪,凶灾苦痛,对付不了,最流行的办法就是奔赴闾山,向法主许真君学一身抓鬼降妖的本领。演变到后来,则是祈福消灾,借以斩蛇除妖、施药治病、抗旱祈雨和护妇保婴等。

闾山派科仪广泛,除了法服与众不同,而且法器众多,是其他道派不可比拟的。常用法器有:龙角、铃刀、令旗、金铃、金鞭、宝剑、朝板、马鞭、飞箭、雷令、戒尺、天蓬尺、手炉、水盂、拷鬼杖等。大叔介绍着,还给我们演示吹响了一个闾山派常见的法器“龙角”,声音浑厚响亮。并说,每年正月初二庙会的时候都很热闹,这自然也离不开这法器。

闾山法坛的法器——龙角

                           

附一:【龙角简介——摘自网络】

龙角,或称鸣角、法角、师角,是中国东南地区及东南亚华人社会的民间道坛最常用的法器之一。龙角的材质种类有锡角、铜角、木角、牛角、螺角等。龙角常呈弯月形状,吹口圆宽,把手部略鼓出,多缠以红布,龙角腰至尾部呈弯扁喇叭形。尾部内弯处通常有七个或三个鼓凸点,象征七星或“三台”。龙角多用于道教闾山派(如三奶夫人教、法主公教)法坛的请圣、召兵、驱鬼、送神等科仪中,不可用于度亡、拔度等科仪。

   同学们好奇,这既然是个道教法坛,那与供奉着的陈靖姑又是什么渊源呢?

   大叔先卖个关子:“我们福建有两位‘女神’,你们有没有听说过?”

   “女神?”有同学眼里放光,“这称呼好现代呀!”

   “一位是妈祖,很出名,你们应该都听过,还有一位是我们福州人,陈靖姑,她这个人年轻时候到闾山学法术,练就一身本领。后来有一年天下大旱,明王让她去祈雨,于是她就去了,拿了喝酒的器皿放在水面上,吹了一下,便惊天动地,下了一场雨。后来二十四岁,有一次,陈靖姑在临水这个地方为民祈雨的时候不幸遇难,盛酒的器皿便飘到了现在的闽江大桥下……老百姓们都感谢她的恩德,于是就给她建了庙,因为她在临水遇难,所以有些地方叫做临水宫。她的很多故事,在一本叫做《闽都别记》的书里都有记载,很多我也记不大清楚了,你们可以自己去看看。”

附二【陈靖姑简介——整理自网络】

陈靖姑(公元767-791),祖籍福州仓山下度(今福州市仓山区下渡街道)。据《闽都别记》、《福州府志》等资料记载,父亲陈昌曾为朝廷户部郎中,辞官后在福州经商,与榕一退隐知府之女葛氏结婚。葛善巫术,陈靖姑受家庭影响,十三岁去闾山学法,拜许真人为师,学得设礁法、驱虎斩蛇、封山破洞、斩妖捉怪、医病却瘟、解厄除灾等奇门遁甲法术,十五岁学成归来。

后来,陈靖姑嫁给古田人刘杞,24岁那年福州大旱,她乃脱胎祈雨,踩在飘于闽江的草席上做法。长坑鬼和蛇妖乘机暗算她,闾山真人忙派出王杨两位太保救护,他们从半空中扔下两双草鞋,变成四只水鸭,叼住草席免于沉沦。

陈靖姑祈得甘霖后去世,死后成神——惟祭祀时用鸡不用鸭,以谢鸭恩。福州人称她和金兰姐妹林九娘、李三娘为“三奶夫人”(陈大奶、林九奶和李三奶)。以陈靖姑为核心信仰的闾山教派,又称三奶派、夫人教。陈靖姑又名进姑、静姑、四姑、四娘、十四娘。临水夫人是陈靖姑大众化的尊称。在各地民间,她既是贴近平民最亲最近的人,又是百姓心中最为崇高神圣的神。因此,她还有奶娘、娘、奶娘妈、夫人妈、大奶夫人、三奶夫人的昵称,并且还有顺懿夫人、慈济夫人、通天圣母、顺天圣母、平天圣母、仙天圣母、太后元君、临水陈太后等与封号相关的称号。

陈靖姑死后不仅深得人们景仰,而且受历代皇帝封赐。陈靖姑也深受海峡两岸和海外华侨、华人敬仰,由“临水夫人”陈靖姑而繁衍派生的陈靖姑文化涵盖着历史、文化、民俗、社会、人文等诸方面,内容丰富,影响深远。仅台湾崇祀临水陈夫人的庙宇就有200多座,配祀陈靖姑神像寺庙的也有3000多座,信众数百万人,成为与“海上女神”妈祖齐名的“陆上女神”。

据不完全统计,全世界的顺天圣母宫观有5000多座,特别是台湾临水夫人宫观数以千计。全球的临水文化信仰者有8000多万之众,遍及26个国家个地区。


 陈大叔在介绍闾山与陈靖姑的故事

  经过大叔这么一介绍,同学们对这座小庙的来历和文化也都有所了解,更为大叔这么热心于民间文化的守护与传承而感到一丝温暖。无外乎我们的到来,让他即便奔波亦甘当向导。


 石阶古道

  小雨未停,大叔关了庙门,带大家继续前往寻宝。经过一段泥泞的山路,沿着林间古道,翻过一座小山丘,便来到了一处人家。四周都是田野,孤零零的一座房子,两只小狗叫做一片,“欢迎”我的到来,也呼唤着自己的主人,快来瞅瞅这一群不速之客。

  大叔说,这栋房子文革的时候被破坏了,不然也是很大栋的,门前大量的石墩、石板就是印证。


 老屋外观

  大叔和屋主很熟悉,径直带我们到老宅二楼去寻宝。不料原本在二楼中堂后的“土龙”已经不见。还好大叔穷追不舍,带我们四处捣腾,居然在一堆木板之下发现了它。也正在这时,屋主来了,是位阿姨,不仅没有因为我们的冒失而生气,反而给我们一盏灯,带我们挖掘现场,把木板全部移开。于是,“土龙”的庐山正面目才得以浮出水面。


 “土砻”躲在墙角深处

原来土砻长得并不像“龙”,这令同学们一开始有点大失所望,还以为长得像龙一样呢,怎么长得有点像磨呢。听到一些同学犯嘀咕,大叔说:“别看它看上去像磨,但是制作起来,可是非常有讲究。它分为上下两部分,来,我们把它抬下来看看。”土砻很重,两位老师废了不小力气,才把上砻和下砻分离。这么一分离,确实更像磨了。上面的纹路密密麻麻而有规则。大叔接着说:“你们看,这些竹片排列而成的齿轮,非常有学问的,里面蕴含着八卦的道理,上部分分为八个方向,下部分分为十二个方向排列,一个都不能多也不能少,多了少了,谷子就没办法顺利碾出来了。还有你们看,这密密麻麻的竹片,除了要整齐,还要有弧度,粗细相同,深浅相同,间隙相同。不然碾出的谷子去壳效果也不好。如果有谷子,它还能正常使用呢。”

听了大叔这么一解释,才知道小东西里有这么大的智慧和讲究,不容小觑。


  “土砻”的真面目

  大叔介绍说,以前这样的土砻还比较多,但是后来大家都用机器碾米了,所以目前村里只剩下这一个了。虽然,土砻是曾经比较常用的农具,但并不是家家户户都有,通常只有收成好的家庭或是做稻米生意的作坊才会有。

当然,用砻磨磨出来的米是还比较粗糙,没有现在机器磨的白,有的人家就将糙米倒入“风仙斗”中(上次调查时见到的筛去秕谷的农具),用风力吹散谷壳,再经竹筛筛等工序,才成为下锅的精米。所以,古人要吃到白米饭,不仅种田难,有了谷子后,还是很不容易的。


  附三【土砻的制作过程——整理自网络】

  做一架土砻也是一门学问。首先要截木取材,用弯斧破材取坯、修坯,用竹钉把木坯连接,用竹箍固定,做成砻桶、砻盘。然后,截取土名八米指的硬木做成砻心、砻担。砻担两边各凿上2个安放砻擘手的小洞,在砻心上设置小砻担,两者用于调节土砻重量和出米量。如果砻磨过重,就略微松开棕绳,给小砻担松绑,或把砻擘手安放在靠外的小洞里。反之,则相反。其次,要精选优质毛竹,破篾,取篾,沿上下砻磨口,绕织成花箍。截取长约10厘米、厚约1厘米竹皮,放入热锅中,与砂子混合热炒,直到竹皮被烤红为止。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步是制作砻磨,把黄土、松毛按比例混入石臼中,用槌子捣得稀烂、粘实,倒入上下两个花竹箍中,用木棰、铁锤夯实,抹平。然后,分别由逆时针、顺时针方向,按纹路把红竹皮嵌入其中,就做成了砻磨。

土砻打好后,倒入干谷,当场试磨。如果土砻能脱谷壳、出米率高,就说明土砻可以正常使用。其工作原理与石磨、石碾相仿。为了节省石材、降低成本,砻磨通常用竹子或者木头制造。在砻的碾磨面,一般都刻有发散状的凹槽,这样一方面可以加大碾磨的摩擦力,另一方面可以使得碾磨后的糙米顺着凹槽流泻出来。砻谷时,牵砻师傅一手推动手柄转动砻的上龛,一手用勺子将谷子倒入砻心,使谷子进入上龛和下龛的缝隙中进行碾磨。

  我们查了资料,明代徐光启的《农政全书》载“又有废磨,上级已薄,可代谷磨,亦不损米,或人或畜转之,谓之砻磨。”这里所说的“砻磨”,其实形制和原理与土砻基本相同,现存的“砻磨”还有不少,只是与“土砻”一样,都进入了乡土记忆里了。

那么,最早的砻磨大概出现在什么时候呢?据战国时期楚国隐士鹖冠子的《鹖冠子·天则》载:“若砻磨不用,赐物虽诎,有不効者矣。”由此可见,砻磨至少有两千多年的历史,这也从侧面说明了我们农耕文明的先进和发达。


《前清三百六十行 营业写真》中的二百五十四《牵砻》载:“排部砻车牵砻糠①,糠粃牵去白米光。牵砻宜快不宜慢,一慢压得米粒伤。牵下砻糠何出路,豆腐店里烧豆腐。千万不可戏搓绳,难得搓长白辛苦(谚有‘砻糠搓绳难得长’之说,故云)。”注释:①砻糠:经过砻磨脱下的壳。

  看完“土砻”,长了我们的见识,为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添一份钦佩。离开前,阿姨让我们直接走即可,他自己会整理复原现场,我们怎么好意思拍拍屁股走人。所以,同学们齐心协力,不一会儿就将“土砻”恢复原样,藏了起来。只希望这样的器具,虽然已经退出历史舞台,但是不要彻底离开这个世界。相信还有很多像我们一样的年轻人,希望通过它真切感受农耕文明的过去和现在。


 你发现石拱桥了吗?

  大叔和阿姨有话要说,所以,我们提前离开阿姨家。临别,大叔告诉我们不远处还有个石拱桥,指明方向,让我们自己去。谢别离开。

此时,又下起小雨,有些湿冷,可大叔一路带领的感动却一直涌动在我们心间。经过十分钟的山间小路,我们终于找到了极为隐蔽的石拱桥。因为施工的原因,石拱桥的一大半已经被泥土所掩盖,只能看到它的一小部分。据大叔先前介绍,它已经有三百多年的历史。虽有遗憾,所幸它还存在,见证着仙洋村的风风雨雨。只是我们企盼,它能够尽早“重见天日”,并把得以修缮保护起来。


 我们在另一座修建于1993年的石拱桥上留影。

归途中,经过上次走访陈爷爷的院门口,有同学说:“要不要进去看看那位老人?”

老师们很高兴同学们还记得那一位位曾经帮助过我们,也需要我们回报和帮助的孤寡老人。“先回去吧,我们的照片还没冲洗给他们呢,等冲洗好了,我们再来看望老人。”

   感谢细雨蒙蒙里的踏青,感谢陈大叔的一路向导,感谢两位老师的带领和同学们的积极访问,让阴沉沉的天空之下,多一份靓丽的风景和美丽的回忆。

与上次乡土调查一样,无论是见识乡土的历史文化、了解家乡的发展,还是对生活的感知、人生的思考,抑或学习课外知识、锻炼社会实践能力、提高团队协作等能力,都有可喜的进展。当然,具体盘点此次的收获,应该有三大点:其一,通过四个清朝灵位,进一步了解和证实了洋里仙洋的文化兴盛。其二,同学们初次亲近了民间宗教信仰——陈靖姑信仰。其三,见识了古代的乡野风物和农耕文明。

虽然我们走的地方还不多,但路就这样一步一步走,过去和现在,都还只是开始。

我们相信,随着南山学堂私塾少年乡土文化调查的逐步展开,也会逐渐挖掘出家乡历史文化直接或潜在的价值,进而找到自己的文化之根。同时,我相信,在了解更多的生活状态和生命故事后,在体验这种“活着”和“生活”的原生态环境中,孩子们会日渐产生悲悯的情怀,明白自己的价值感,并由此产生社会责任感和文化使命感。

这是我们的南山学堂教育的愿景,也是我们私塾少年正在实践的。

期待下一期的乡土调查,我们将走进具有更有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乡村——梧溪村。

附四【同学们调查感想】

1、周泓逸感想:

知道了陈靖姑的信仰,这应该时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虽然不知道老人说的这个故事是真是假,但是有这个信仰,老百姓就会学好,感觉还是蛮重要的。现在很多人没有信仰,没有好的目标,感觉挺不好的。第一次看到“土砻”,老爷爷说博物馆都没有,这种民间技艺,都没有人来传承下来太遗憾了。古人花了千辛万苦研究出来的,被现在电子设备所代替,感到很可惜。所以,民间技艺如果能够留下来的话,最好要保存下来。

老人拼死把祖宗牌位保存下来,感受到他们对自己的祖宗特别看重,不像现在有些人不孝敬父母,父母一定很伤心。所以,不孝是一件非常可耻的事情。

看到很多房子被文革破坏之后,很可惜,要是没有文革的话,那会保留很多东西,让后人学习研究。同时,感觉当时的教育应该很不好,导致很多在那个时代的人活到现在了,就有些不好的习惯,所以现在的社会风气不大好,和这应该有不小的关系,所以传统的教育很重要。

我们平常在学校学习的是传统文化,我们出去调查更是传统文化的直接学习。所以,一定不能让传统的东西越来越少,更不能让别人别的国家把传统的东西抢走,要自己传承下来。

还有,答应别人的事情一定要做到,不然会影响以后的人。上次答应洗照片,所以我们一定要做到。

因为调查中当摄影师,小张老师常常点评我拍的照片,还获得表扬,我很高兴,想开始学摄影了。

2、刘哲希感想:

村里很多留守老人没有人陪,我希望能够经常去看望他们,让他们不再那么寂寞。如果有能力了,应当尽可能地帮助老百姓解决生活上的问题。

学会了如何与村民交流,了解他们的情况,知道了他们所遇到的诸多疾苦,也让自己明白,原来身边还有这么多这样需要帮助的人。

从他们保留祖宗的牌位可以看出,他们对自己的家族文化很重视很在乎,而且以自己的祖先为荣,提到祖宗的时候都很自豪,我们也要成为让后人自豪的人,所以得向先人多学习,吸取他们宝贵的经验,成就自己伟大的理想。

土砻是民间艺术和古人智慧结晶的传承,却只是因为现在科技发展,而抛弃了它。即便是不用这种东西,我们也要把它保留下来,因为这是中国历史和文明的见证。很多传统文化是需要我们共同去传承维护的,如果没有了传统的文化,我们就找不到自己的根,所以我们得重视村子里的传统文化,并想方设法地去保护它。

一个民族想要强盛,就得重视自己的文化,多了解它,。吸收古人的经验智慧加上自己的体会感悟,才能更好的立身行道,并强大自己的民族。

3、杨晴川感想:

经过两次的调查,让我学到了很多。不说别的,光是我们那些遗留下来的文物就给了我很大的触动。因为这些东西从来没有见过。就拿这次的例子来说,这一次当我们采访的老人带我们去看了古代的土砻,第一次看到很吃惊,因为上面的纹路很清晰,也有些规则,不会杂乱无章,我没有想到古人竟然能够做出这样精致的东西,让我不敢小瞧古人的工艺。

  我收获最大的是从与老人交流中得知的事情,通过与老人交流,我知道了一些民间传说和老人自己的人生,从中都有所启发。

  最后,我想总结一下,调查让我更觉得传统文化一定要保存下来,如果我们不去传承它,那这些文化遗物只能传到我们这一代,后人将再也无法看见。一个民族如果连自己的文化和历史都保存不住,那这个民族不配称之为民族。所以,以后绝不能让中华的文化断绝于我们之手。不仅仅是为了文化,更为了我们自己,以及我们的后人。

4、林建聪感想:

第一次出去调查,我觉得村民非常热情。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奶奶问我要不要喝水,我很感谢。

还有就是要多了解历史,了解过去的村民是怎么生活的,从他们身上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他们告诉我很多之前不知道的东西,谢谢他们的热情和教导。

下次出去,一定要多学点东西回来。

 

5、游宏光感想:

知道了以前人很不容易,也知道了很多农民的辛苦。他们很小的时候就能出去干活,而我们这么大了却什么都还不会做。

很多村民,他们的孤单很需要有人来陪伴,不仅是物质上的给予,更要有生活和精神上的陪伴和鼓励。

很多老人经历过很多事情,他们知道很多历史,可以多去问问他们,向他们学习。

6、陈子墨感想:

了解了民国时期到现在的一点点历史,以及过去曾经发生的一些大事小事,和现在所发生的进行对比,让我知道了,在那段时期,人们生活的艰辛。虽然过去不一定都好,但是,通过和老人们的谈话,我了解到那时候的法律是多么严格,那时候社会的风气与现在的差异,以及现在法律的纰漏。所以,有值得反省的地方。

【感想说明】

以上几位同学的感想,是该调查报告已定稿之际,让孩子们逐一到我身旁口述完成的。我一字一句听着打着字,被他们的一点一滴的触动感动着。我未曾想到,两次还不算深入的调查,能够让他们有如此深刻而又切己的思考,更令我意外的是,从中所透露出来的文化感情已开始融入他们的血液,并成为一股莫名的力量涌动于他们的胸怀之中。

是什么让他们有这样的情感流露?我不知道。也许是老百姓给的一次次微不足道确有刻骨铭心的温暖与鼓励,也许是块块古老的基石在讲述着过往的沧桑,也许是民间文化自在的生命在呼吸在流动,亦或是那充盈于天地间的一股大爱与智慧在召唤……

也许,这就是我们开展乡土调查真正的意义。              

——张平老师


2016年6月17日

南山学堂

自由容器